• 文章总数:7561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3 名
    点击总数:10023505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冬日梅花——《小西湖》总第十九期

[日期:2022-01-18]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九期  作者:颜书菊   阅读:140次[字体: ]
 
 
 
 
    三九四九天,听着就有种寒气侵肌,叫人哆嗦。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有风,还不算太冷。我包拉锁扣不小心的缠进内层布,我去桥底找,相信她在。
    远远的就望见她低着头在忙着。边上一个米黄 色的油布大伞为了挡风,特意歪放着。她在一桥底 下占有一席之地,自己搭建一个简单的铁皮小屋。 她的小屋只能容下她自己和机器,但为了照顾顾客,她基本都在小房子外面做活。
      我站在她的身边,已有三人围着她坐等。她干 活时会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有无顾客。她见我来满脸微笑:来啦,坐吧。说完她又安静地低下头接着做她未做完的活。嗯,忙啊。我也微笑。但我却不 想坐在她那低矮的小板凳上,嫌冷。 看着针线在她手底下不停地穿梭。尽管天气 冷,好像对她没感觉似的。她忙活,却不妨碍与我说 话:这次弄什么的?”    
   我示意一下手里的包:扣子坏了。她本来只 做修改衣服的,但好多顾客经常会把包和鞋子之类 的扣子坏了也拿来找她,她推托不了,她也会做,就 带着修了。每次都是她的巧手为我修改,让我感觉安全。她安静的气息,在针与线的穿梭中,我也轻轻呼吸,在寒冷中变得安静。
    她其实长的很好看,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停 地闪着亮光。只是整天在桥底下被风吹日晒,皮肤 有些暗淡。她的衣服合体,一件浅紫的中长羽绒服,又套了件酒红色的防护外罩,把羽绒服的帽子戴在 头上,一条粉色的围巾围在帽子外面。贴身黑色保 暖裤,身材饱满;手上戴着一付露出指头方便干活 的黑色的手套;脚穿加厚雪地靴。
   她说:这样穿着舒服,不冷。一阵寒风吹来,我打了个冷颤。看她熟练愉快地干活,我问:你喜 欢干这缝补的活吗?
    她飞针走线,三五下,两粒隐形扣子钉好了,她 笑着: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可每次看到顾客拿着我 做好的活,那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特别高兴。她 什么衣服都接。一次我看到一年轻的女人拿来一条 新买的裤子,还是一个很响的牌子,裤脚长了点。她 也讲究的,接过裤子。拿起放在身边的一个可乐瓶, 里面装满水,走到下水道边,她请我帮忙倒水给她洗手。
    然后从货物袋里拿出一块小毛巾把手擦干,把 缝纫机头往机肚里一放,盖上机盖,又用小毛巾,把 机面擦了擦,把顾客的裤子放在上面理平。先量下 顾客腿长,再量下裤长,咔咔咔又是三五下,剪了 裤脚做好,还用熨斗熨得服服贴贴。
    我说:你这倒是挺全的,什么都有。她仍然微 笑:每个人都希望到这就做好,不想跑二次。
     她的口音比较重,我问她:哪的人?她说:自四川绵阳。已经来这十四五年了。原来是开服装 店,后因拆迁,再加房租不停地涨,就不干了。
     这时一位三十来岁男士过来,递给她一个袋 子:我媳妇在网上新买的一件上衣,袖子有点长, 她忙上班,尺寸量好在袋里,明天我过来取
     她笑容满面:好的,没问题
    我又问她:一个月能挣多少钱?除去吃喝, 净挣五到六千吧。大部分来的都是熟人,有时也不想干了,但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还是给他们做了。 ”
    我抬头瞥见她小屋上挂的牌子:腊梅修改。墙角一枝梅,凌寒独自开,此刻,在这寒冷的桥底一 角,这个为人修修改改的腊梅不也正如寒冷的梅花一样在开放吗。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