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561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3 名
    点击总数:10023308次
网站首页 >> 小说星空 >> 文章内容

责 任

[日期:2021-03-06]   来源:原 创  作者:荣光友   阅读:448次[字体: ]

                        
       “妈妈,你就放手吧。一个移情别恋闹得满城风雨、长时间离家出走的负心汉,没有必要再挽留他了!”看着满脸憔悴的母亲郑秀芸,女儿杜文静略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离婚后,妈妈你可以重新开始,只要心有希望,你一定会生活得更加幸福,一定会过得比那个为老不尊的负心汉强!”杜文静虽然语气坚定,可看着母亲悲伤痛苦的样子,真的于心不忍,但又不得不苦苦相劝。
   “我不离婚!”郑秀芸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坚毅:“我和你爸爸杜清明,相亲相爱,形影不离地生活了整整三十年,经历过无数的艰难困苦,饱尝了许多的酸甜苦辣,我们已经完全凝结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了,若是要硬生生地‘切割’,那种撕裂般的痛楚,女儿,你觉得妈妈能够忍受吗?”
    “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啊!既然爸爸已经变心,你还苦苦撑什么?你没看见那个‘小三’胡玉菁吗?她的年纪仅仅跟我差不多大,爸爸明显是被她的年轻貌美吸引了。而年逾五旬,又因生活操劳不怎么保养的你又如何能比?”虽然心痛母亲,可杜文静为了让母亲认清事实,下定决心重新开始,还是“残忍”地说出了郑秀芸早就晓得的事实:“你和胡玉菁的‘战争’其实是一场实力悬殊毫无胜算的较量!妈妈呀,与其在拼命搏斗之后大败而归,倒不如潇洒地休战!还有,哥哥虽然在国外暂时回不了家,但我与他在电话里面商量好了:从此以后,我和哥哥只有妈妈,没有爸爸,让那个陈世美杜清明和他的小三,统统都见鬼去吧!”
     “女儿,千万不能这样讲呀,你怎么可以直呼爸爸的名字?你们的爸爸决不是陈世美。他是被陷害、被冤枉的!”郑秀芸非常激动,她不想让孩子们误会他们的爸爸,所以语调有些高而急促地讲述了事情的真相:
    杜清明是一个专情、爱家的好丈夫、好爸爸,结婚以后,一直与妻子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三个月前,他参加一个商务酒会,正好巧遇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因多喝了几杯加上酒量差,便醉得不省人事,被老同学安排在宾馆住宿。
    但是,当他第二天早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与女秘书胡玉菁双双赤身裸体地躺在一起……他惊惶失措连连道谦。可女秘书却微笑着说,能够与儒雅清俊的总裁欢度良宵,是她盼望已久的幸福,她会将此事深埋在心间,从此不再提起。
    谁知就在二十多天前,胡玉菁却递交给杜清明一封信,信中说,她怀了杜清明的孩子,逼迫其离婚娶她。这个要求被杜清明断然拒绝,但他愿意拿出一笔不菲的钱来“私了”。可胡玉菁则坚决要求与杜清明结婚。面对胡搅蛮缠,杜清明又不敢声张报警,他唯恐越抹越黄、身败名裂。而此时,胡玉菁却得寸进尺,她竟然跟踪杜清明,到他家里来“兴师问罪”,郑秀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了这件事。
     杜清明被吓得不敢回家,只能在一家小旅馆里暂时栖身,还因此被儿女、妻子误会。
    身为妻子的郑秀芸很心疼,在与丈夫沟通以后,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觉得很蹊跷。她了解丈夫,醉酒后的丈夫根本没有行为能力,只会蒙头大睡,怎么可能与胡玉菁发生关系?这八成是个阴谋,那个女人的目的无非就是拆散别人的家庭,为自己钓得一个金龟婿,再不济,就是多要点钱呗!就是这种自私贪婪的本性害得杜家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地步……
    “妈妈,只要爸爸的心没有变,不管怎样,我们一家都要一起面对,决不能让坏女人得逞!”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杜文静的心情顿时轻松,心上一计:“接下来,你要与爸爸‘协同作战’,共同表演一出离婚假戏,先‘拖’住胡玉菁,让她不能来咱家胡闹,让爸爸也能松口气回家和你团聚,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妈妈,大获全胜!”说着,杜文静得意地递给郑秀芸一份《悔过书》,上面清楚地记载了胡玉菁陷害杜清明的全部过程,还有胡玉菁的签名和手印,有了这个,就再也不怕了。
    “啊!太好了。女儿,你是怎么办到的?”郑秀芸特别惊讶。
    “妈妈,你不知道吧,胡玉菁其实就是专业‘捞女’,已经坑害了不少人了。我把这件事跟哥哥详细说了,哥哥掷地有声地讲:‘维护家庭完整,儿女也有责任!’胡玉菁不是成天妄想不劳而获吗?我和哥哥决定投其所好,将计就计。
    哥哥在国外的好朋友、富豪金大成正好有事回国,当他知道我家的‘危难’之后,自告奋勇地充当了‘正义之剑’。金大成特别高调地狂追胡玉菁,虽发展迅速,但他们相约:要将处子之身留到新婚之夜!
    正当他们婚前体检刚刚拿到‘结果’之时,我‘恰好’赶到现场揭穿了胡玉菁的假体检报告,并告诉她已经有证据证明爸爸的清白,那个女人就是个绣花枕头,之前肯定骗了不少钱,她怕被全牵扯出来,所以异常爽快地将这次的‘状况’全招了,并且当众写下这个《悔过书》……”
 
(说明:本篇小说被山东《望月文学》杂志2020年6期刊登。)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