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402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7633882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曲木木呷

[日期:2020-07-22]   来源:原 创  作者:薛良勛   阅读:171次[字体: ]

 
    曲木木呷小学刚毕业,阿爹病逝,阿妈体弱,挑起 了家庭重担。他勤奋好学,天资聪颖能写一手新彝文。19 岁当上队里会计。乡上办培训班,每次都积极参加。因工作需要,识得不少汉字,操一口流利的汉语。25 岁那年与克斯美千结了婚。
    木呷一向机灵,办事公道、干练、是个有作为的“达石” (青年),在马简一带小有名气。夫妻俩感情好又有文化,接受新事物快,懂得光种庄稼难致富。上级 提倡养殖,兴办庭院经济,带头闯出路子,生活好了起来,几年一过,攒了一笔积蓄。
    改革开放第 16 个年头,远房叔叔,从××县退休回小凉山老家。木呷常去探望。从叔叔那里听了许多,真想看看外面精彩世界。包谷薅完二草,叔叔要去成都看望在省民族出版社工作的侄儿,约他同去逛逛。
    上成都,去来 4 天。木呷回到家兴奋了几天几夜,绘声绘色向“洗玛 (妻子) 讲述了眼花缭乱的所见所闻。之后,他琢磨着:纯粹当消费者,这大城市能去几趟!一天,他向叔叔说:
   “象我这样,闯闯市场行不?”
   “怎么不行。”
    叔叔太了解他了。轻言道:
   “开头嘛,于小点。摸着石头过河。要紧的是作好市场调查,选择那些适销的商晶。”
    木呷象吃了“定心丸”。秋收一完,与美千商量好了,把准备修房的 4000 元,挪作“下海”的本钱。
    夫妻俩收收拾拾上成都。
    第二天中午,春风满面的哥下班回家,对木呷说:“经朋友介绍,一商场因转行,急于抖完存货,有批百货叫去看看。”兄弟俩颇费周折,提了 100 床双人床单,对方按厂价批发,每床 34 元。哥说:“别说外地,在成都40 元也买不到这种正宗货!”
    在××县城,通往闹市区巷道旁,摆了几个地摊。最打眼的是身鲜艳彝族饰服的一男一女,忙着从布袋里把一叠叠包装精致的印花床单,木呷站起来面向人群,打开一床玉兰底色,绣有花鸟图案的床单。现出赭红色印着 《杭州第二丝绸制造厂》 商标说道:“这是正品,如是 Y 货,我包退!”
   “有多宽?”
   “五尺五。”美千操汉话从容答话。
   “多少钱一床?”
   “40!你到百货公司去,杭州丝绸二厂双人床单,少不了 45!”。
    一老者反复看了货,对身旁手提蔬菜的老伴:“质价都还可以,选床素雅的。”
   “来一床天蓝色的。”美千灵巧的收了款。
    一女士选的是玫瑰色的。
   “这年份连少数民族也转变观念喽!”
   夫妻俩心中暗喜,货如此畅销。
   40 分钟“实战”,为以后讨价还价提供了经验。
   离家四天了,小凉山峻峭山峰,西溪河奔腾的河水,乡亲们熟悉脸庞,夫妻俩惦念着。一种莫名的牵情,揪心欲燃!
   几天来心绪不宁,总算过去了。夫妻喜上眉梢。赶客车回峨边,特意留下两床床单。不用问,是送给叔叔与哥哥的。
   事后,叔叔谈起木呷“下海”一事,欣喜地说:赚多少钱,是事情表面,深层次的是从普通彝民身上,看到了市场经济竞争格局下萌发的开放意识。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