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393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7594475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环境美容师

[日期:2020-06-28]   来源:原 创  作者:薛良勛   阅读:225次[字体: ]

 

     1994 年初,大堡电厂管委会、职代会作出决定——争创省级卫生先进单位。
    清洁工张桂珍处于“风口”“浪尖”。
    11 月上旬,省市县验收团即将来厂验收。这时偏偏是彝族“库色” (年节) 期间。
    电厂后勤科通知张桂珍和另一个清洁工阿牛安心回家过年。但姐妹俩却不放心,决定作好自己家属的工作,等验收完了再补年假。
   电厂头头们都觉得意外,劝他俩还是按时回家过年,可两个清洁工说啥也不干!
   阿牛也给家里人做好了工作。姐妹俩约定正式向厂领导表态:“验收团不走,我们不回家!”
   省级卫生单位联合检查验收工作开始了。她们内心十分紧张。
   验收现场评议会在二楼会议室召开。张桂珍、阿牛实在憋不住了,悄悄跑上二楼打听消息。终于从驾驶员那里弄到“可靠情报”:“大堡电厂的环境卫生,在全省地方电力系统中排得上号!
   姐妹俩欢喜得差点跳起来了。
   “库色”一过却起了“风波”。张桂珍、阿牛的亲友责怪电厂不照顾少数民族。
   姐妹俩得悉后,把来龙去脉说个一清二楚,消除了亲戚们对电厂的误解。
   电厂评选年度“十佳职工”。后勤上的 30 多人一致举荐张桂珍,厂部也已审查同意。
   她却跟自己过不去,找到党支书梁贵明说:
   “我不当‘十佳’职工!”
   突如其来的“顶牛”,梁书记始料不及。
   “为啥?”
   “阿牛与我一样干,她……”
   “阿牛工作是不错的。但这次评选‘十佳’,你得了全票,是同志们的共同心愿呀……”
    宽于待人,严于律己,这是张桂珍的信条。说起张桂珍取这个汉胞姓名,还有段趣闻呢!
    她读小学报名的那天,大堡小学刘世雄老师问这个圆脸、大眼睛、身穿彝族服装的阿咪子 (小姑娘):
   “你叫啥名字?”
    阿咪子眨了眨眼,歪起小脑袋:
    “阿左妈麻。”
    刘老师手上的笔,没落在纸上。、
    “想不想取个好听、好叫的名字?”刘老师轻声细语地问。
    阿咪子语塞了。“我,我……”
    老生产队长、阿左妈麻的阿爹阿左改子说:“她有个姓张的干爹!
    刘老师掉头望见这位面带古铜色的莫苏 (大爷),稍作思索后说;
    “就叫她张桂珍行不?”
    阿左改子笑了,点了点头。小妈麻觉得挺好玩。
   “张桂珍,嗨嗨,张桂珍……”
    从此,小妈麻老家——
    —大堡集广村的乡亲们和学校师生都管她叫张桂珍。
    她家远离学校十几华里,山高坡陡,冬天有冰雪寒风,夏秋有山洪、泥石流。张桂珍背上书包,带上干粮,早出晚归。生活与学习的艰苦,练就了她倔强的性格。
    按彝族习俗,女人扫厕所弄脏物,是给男人给家族丢脸的事,所以,彝族同胞是不乐意干清洁工的。
    张桂珍通过参加学习、培训与知识竞赛活动,逐渐增长了知识,提高了认识。
    书记、厂长不止一次说过:“螺丝钉有大小,一颗都少不了!”
    “工种不同,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整洁是一种文明。创造花园式工厂是电力企业生产、安全的需要。”
    张桂珍漫漫理解这些既深奥又实际的道理,并身体力行。
    1992 年 12 月,张桂珍转为正式工,工资、奖金比临时工丰厚了。电厂经济、社会效益获得长足进展,厂区美化、绿化也随之提上了议事日程。张桂珍等人的任务更加繁重,工作更加劳累,责任也更加重大了。
每天早晨六点半,她从镇上匆匆赶来。第一个叫开大门,第一个上班,无论酷暑盛夏,还是三九寒冬,从不间断。扫帚、铁铲、拖帕、手推车成为她的助手。大雨天,她等雨停后照常把公共地段打扫得明光净亮;小雨天,披上雨衣作业。
    大堡电厂与大堡镇认识张桂珍的人,都了解这位清洁工。她不在外表、穿着上花费精力与时间,而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凭借她爱人法庭庭长的关系,她要换个舒适工种也不是不可能的。
    采访告一段落时,我与朱老师约见了张桂珍。我们想证实一件小事,看两个彝族女清洁工谁手上老茧最厚。
    现代女青年手上长老茧,实在稀罕。而张桂珍最大的特征,就是双手长厚茧,而且比老农民手上的还厚、还硬。
    她,中等身材,结实、丰满,红润的脸上挂着笑容,一双明亮、调皮的大眼,凭添了几分机灵。
    假山左侧喷水池旁,有丛盛开的茶花,素洁、优雅、亭亭玉立,清香四溢。环境美容师像茶花一样,那美形美德,绽放出夺目的光辉。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