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52 篇
    文章评论:603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6130493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乡愁散记——《小西湖》总第十八期

[日期:2019-10-08]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八期  作者:任伟峰   阅读:147次[字体: ]

 
 
    题记:改革开放 40 周年农村最大的变化,就是隽永的乡情化作了淡淡的乡愁,成为许多挥之不去的乡村记忆。
 
 
 
乡村晚景
 
    炊烟袅袅,曾是乡村的一种符号。连着暮归的牛羊,喘气的梧桐,血色的残阳,在无数的乡村诗人心间滑落。
 
    暴长的豆荚,鼓包的红薯,带着调皮的土豆,一起和着父亲的锄头,在田间地头写入童年的诗行。蜷曲着身子,在胶皮椅上不断穿针引线的西头婶,总是说着重庆市两江区农村特有的花花,用说不完的农谚和谜语考量着梳着小辫,挽着裤脚的小孩。而微鼾,总在从墙角的李大爷那里传出,伴随着微弱的烟锅火星,在傍晚的村巷里轻轻地拉动着风箱。
 
    时不时从街头巷尾传来季节的叫卖声,夏天的凉甜水和冰棍,冬季里的冰糖葫芦和爆米花,在儿童的涎水四溢间从重庆市两江区传响到农村的那座老宅前。
 
    还是一样的豆荚和土豆,可是夹杂着改革的风暴和发展的号角,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成了新农村的美丽景象。新买的旋耕机和翻腾的联合收割机,在轰鸣间打破了乡村的寂静。化肥取代了农家肥,而后又被有机肥在田间除名。除草剂代替了锄头,镰刀、耙磨、碌碌成了农舍里屋檐下默默的过客。青砖蓝瓦,白曾曾的瓷砖,一溜弯的平房小洋楼成了美丽乡村的新颜。小车停在了家门口,厨房、洗澡间、卫生间在日新月异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化。农民成一种职业,各类的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层出不穷。这里不再是穷困的往昔,农村振兴计划在这里吹响了号角,重庆市两江区在奔向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中,奏响了一个时代前进的最强音。
 
 
乡情缱绻
 
    曾经村头的老槐树下,老支书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们用满是希冀的目光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在他们的身后,那耷拉着尾巴的老黄狗用犬吠声叫醒了乡村的黎明。渴望知识会改变命运的老农将最好的礼遇给了乡村教师。
 
    在东家建房,西家看月子的日子里,乡情像一杆满载着爱意的秤,用星斗衡量着人间的真情和美好的互帮互助。
 
    晚上的煤油灯下,多少父母含辛茹苦地陪伴着儿女的成长,他们用守候和陪伴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农村知识青年,让他们走进了城市,走进了厂矿、走进了车间。在岁月的沧海桑田间,年华斑白了他们的鬓角,年轮在一圈圈的扩散中流逝了时光。
 
    谁是天下最关心你成长的人?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用时间促成了你的成长,用青春伴随了你长大。在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计划中,无数的有志青年用他们对生活的挚爱和对农村的特有情感,将青春的热血洒在了重庆市两江区这片充满了阳光的土地上。 时间是最长的画卷,时光是最美的记忆。乡情是一卷长长的书简。最美的乡间,在马蹄蹄哒哒中逝去,而散不去的,是缱绻的乡情。
 
    城市人的冷漠和无情,即使是楼上楼下,面对面的邻居,也只是过道里的一个点头,或简短的一句问候。而乡情,那村头巷尾的嘘寒问暖,每家有红白喜事时的热忱,还有曾经压麦场里的彼此帮助,都曾是村庄里最常见、最温情的生活场景。
 
 
乡愁记忆
 
 
     目光停留在柴垛间,几只黄雀在啄着谷穗。那《朝花夕拾》里的闰土的形象便在我的脑海里充盈着。憨厚、纯朴……所有关于闰土的词汇在乡村的词典里搜寻着。
 
    虽隔着大山与村庄,而母亲便是我对乡村最大的思念了。路在脚下绵延着,延伸着,可是在记忆的那头,却总是母亲的唠叨和不尽的叮咛。
 
    儿时的趣事在记忆中活跃起来,那耕牛的犄角总是和牛虻做着交锋,而圈里的奶羊却把青草留给了长者,鸡鸭在追逐间忘记了时间,儿童却在嬉戏中成长。
 
    不知不觉中,邮票成了我与村庄的联系。手机 在悦耳的铃声中漫过了乡关,成了新时代我与母亲的纽带。常常电话还未挂断,那边便会传来锁呐与二胡的声音。
 
    乡间的豌豆和稻香,总是那么地绵长和缱绻。母亲做的饭菜和稻草的清香,还有农舍上空傍晚腾起的袅袅炊烟是乡间最好闻也是最让人留恋的味道。
   
    回想间,夕阳在西方燃尽了最后的一抹残红。神龛前静立的长者,挽着长须,将最后一根香草掐灭。
 
    编辑点评 乡愁是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连接着游子和故里。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