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41 篇
    文章评论:603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5977133次
网站首页 >> 小说星空 >> 文章内容

一 背起行囊 人生-第一次背井离乡(续八)——《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日期:2019-05-04]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作者:向智力   阅读:199次[字体: ]

 

外企里的第一课
 
    山坡的矮树上,画眉跳来跳去,它们欢快的歌声把我唤醒。
 
    梦醒了,天亮了。
 
    这是一个清爽的早晨。
 
    我迅速起床,洗漱一番。
 
    因为饿,我拿起饭盒就往食堂跑。
 
    食堂是一个临时建筑,食品全是用四轮小货车载着几个大铁筒送来的,千余名上早班的工人早就围住了几辆餐车。
 
    互相拥挤、争先恐后。强者得先,弱者落后。我自然属于弱者,只好老老实实地等,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我无可奈何地忍受着饥饿的折磨。人们还在不断从四周涌来,我似乎永远没有沾边的份。眼看快到七点了,上工地的大客车鸣响了喇叭,催促人们。马上得上车了!
 
    看来,我是没有希望吃到这顿早餐了!大客车一离开,若要去工地,只有步行,这至少要花一个小时。而夜班工地刚放完炮,烟雾、灰尘四处弥漫着,到处都是稀泥烂坑,要靠步行,无疑是艰难的,到工地,那还不面目全非?老外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做任何事情必须准时,不准延误。
 
    我饥肠辘辘,匆忙上车。
 
    就这样,客车把我载到工地,开始第一天的工作。说得更加准确点:1993 年 3 月 15 日———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是我翻译生涯的起点。
 
    我所在的工地十分简单,仅有六个工人,两班制,白班、夜班 24 小时不停机。
 
    我的工作就是跟老外在一起,指挥工人装卸钻杆,处理一些日常问题。在中国工人与老外之间架起语言沟通的桥梁。
 
    早晨刚到工地,我就见到第三个老外,他的名字叫 France, 中等个子,很年轻,老板告诉我说France 不懂英语。这个人年轻,很幽默,工人们都喜欢跟他开玩笑,当然只有从手势、面部表情以及肢体语言来作沟通与交流。
 
    整个早晨,我仅仅在见面时招呼了他一声;“Good morning! How do you do?”(早上好!你好!)既然他不懂英语,我也就没有多说话,有时只是通过手势的理解向工人解释一下老外的要求。
 
    老外的工作节奏很快,他们总是开着车来去匆匆,到仓库、办公室、各大工地找材料,走了几趟,不知不觉忙到了中午 11:30。这时,我早已饿得快撑不住了,盼望老板早些安排吃午餐,可老板有老板的工作准则,十二点整下班,提前一分钟也不行。工作时间严格打表,不得迟到早退。这对懒散的像我这样的人来说,真还是一个新理念。不像在家乡的单位上班,迟到早退对我来说家常便饭,根本谈不上工作效率!
 
     终于熬到十二点,老板安排我同其他工人去打饭的地点———洞挖部办公室的楼下坝子。我们的车刚到那里,放眼一看,早已聚集了很多工人,至少有五六百。他们大多数是从工地的洞里出来的,满身油腻和灰尘,让你辨别不出模样。
 
     我也很快融入进了人群,在阳光下等候餐车的到来。
 
     如此场景,令我一下想起了电影中工人运动的一些情景……
 
     大约在十二点十分,五部小四轮汽车分别载着几大桶饭、菜缓缓驶入。
 
    “饭来了!”
 
    有人一声吆喝,全部蜂拥而上,餐车迅速淹没在人流中。要是不知道餐车来时所停的那个位置,那么,现在除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什么也看不见。工人们手举着饭盒,拼命地往前挤、高声嚷着,炊事员们尖锐的、怒火中烧的训斥声不绝于耳。然而,饥饿得昏了头的人们哪听得进去,纷纷继续往前涌。看着这混乱的场面,我要想以弱小的身躯挤入身强力壮的人群中,去挣得一份热乎乎的菜饭,是不可能的。我只好饿着肚皮,站在人群外看热闹。工人们拼命地拥挤,叫嚷,甚至用一些恶毒的语言,去刺激那两个年轻漂亮的炊事员。
 
    此举引起了其他炊事员破口大骂,拒绝供餐。很快,双方陷入了僵局。
 
    顿时,工人们也被激怒了,他们站在车子周围,一人伸出一只手,把车子举起半米高又重重摔下,车子上装菜、饭、汤的铁桶滚到了地上,食物洒满一地。场面越来越激烈,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驾驶员十分恐惧,他将车启动,加大油门,强行离开了供餐点。随后,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其他车上。工人们将饭桶、汤桶掀翻,撒得遍地都是,一辆四轮汽车被掀得四脚朝天,剩余的餐车惊恐地冲开人群,匆匆逃离。就这样,工地上至少有三百个工人没有吃到午餐,我就是其中之一。
 
    眼看时间已是十二点半了!
 
    一点钟又要准时上班。
 
    饿啊!怎么办呢?
 
    所幸的是兜里还有点钱,我跑到了小商店买了一袋饼干,回到工地后,以冷水拌饼干充饥,就算是午餐了。
 
    随后,我向刚到工地的老板反映了此事。
 
    老板很气愤,用对讲机“咿哩哇啦”向主管老外讲了一通德语。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Sorry, Ithink it was your problem, you Chinese never know howto keep order or stand in line, I think that’s none of my
 
   business. Besides, tell them, if there’s anyone who can
 
   not do the job because of a meal, I’ll fire them quickly.”
 
  (对不起!我认为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你们做事从来不计后果。从来不知按顺序排队,我想这不关我的事。另外,告诉他们,如果有人由于没有吃饭而不好好工作,我会立即炒了他们的。)
 
   看来只有上班了,工作第一嘛,工作没了,以后更没有饭吃。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