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41 篇
    文章评论:603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5977078次
网站首页 >> 史海采珠 >> 文章内容

给产品做“广告”:史上那些聪明有效的营销术——《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日期:2019-04-06]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作者:千年士心   阅读:195次[字体: ]

 

    景阳冈小酒馆,一是门前“三碗不过冈”的酒幌广告;二是酒店小二的口头广告:“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叫做‘透瓶香’,又唤做‘出门倒’。初入口时,醇香好吃,少刻时便倒。”听听,一句话功夫,不仅详细介绍产品的名称、来历、品质等,而且激起武松的豪侠之气,连喝十五碗“透瓶香”。
 
    浔阳楼大酒店的广告营销就更加精细了。先是酒幌———浔阳江正库,然后雕檐上和门前柱子上,都挂好苏东坡题写“浔阳楼”,除此之外还有楹联———“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仅这门面,相比如今也差不到哪里去。
 
    古代广告不仅促进了酒店的生意兴隆,而且在医药等行业也相当发达,对中医药的宣传也是功莫大焉。
 
    《清明上河图》中描绘的赵太丞家,治病兼售生熟药,门前竖起高出屋檐的布制大路牌广告,突出介绍各种中药丸散膏丹治病的神奇作用,广而告之。南宋御医王继先,祖上传一灵验丹方,名为“黑虎”,王氏以“黑虎王家”作为市招,名闻遐迩。汴京城中有一专售疝气药的李家药肆,因为病人少,便请名匠刻制了一头木牛作为广告宣传,结果登门求药者络绎不绝。
 
    宋饶州高姓,世售风药,其商标为一大力士手执叉钩,牵一黑漆木猪,人称“高屠”。自树商标后,求购风药的病人不断增多。文字广告甚至影响到近代,例如旧时北京的爱德堂药房,置有一个写有“爱德堂沈家祖传七代小儿珍丹只此一家别无二处”的二十一字冲天招牌。
 
    有趣的是,古时一些药店就已善用名人效应。如南宋临安的严某,坐堂行医兼开小药铺,专治痢疾,病人不多。一次恰好碰上宋孝宗患痢疾久治不愈,应召入宫。严某治愈了皇帝的痢疾后,皇帝大喜,授其官为防御,又赐以金杵臼。于是严家打出“金杵臼严防御”的广告,从此药铺名声大振。还有一位妇科医生陈沂,因为治好了康王赵构王妃的病,康王赏赐御前罗扇。陈氏子孙后来散布浙江各地,传家宝物御前罗扇自然没法分家,于是后世就在各自门前,竖起一把木制的大罗扇广而告之,于是,“大扇陈”在浙江绵延数百年而不衰。与此类似的还有“金钟李氏”,因治愈皇子肠疡,皇帝赐官不做,却接受了所赐的金钟,悬在门上,从此,“金钟李氏”名噪数百年。
 
    中华民族的文化精品———对联,更被药店广泛采用。过去有个医师叫程道周,他在自家的药店题了一副对联“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从联语中人们就能体会到程先生的济民之心。此与另一联“但愿世间人无病,何妨架上药生尘”有异曲同工之妙,顿时便缩短了药家与顾客的感情距离。
 
    又如“借他万国九州药,救我呻吟痛苦人”等均寓意深刻。而“熟地迎白头,益母红娘一见喜”;“淮山送牵牛,国老使君千年健”等药名联,不仅体现了经营特色,还让人置身于妙语连珠的诗词氛围之中。
 
    善用实物模型,也是古代医药广告中又一奇妙之处。如“悬壶(壶是古代盛药的葫芦)”便是药店、诊所的标志。一些走江湖的郎中也身背葫芦,作为行医的“招幌”。有的药店还悬挂“鱼符(用石片或木头雕刻的鱼形幌子)”作为象征,因为鱼不分昼夜,总是睁着双眼,悬挂鱼符就意味着这家药铺不分昼夜为病人服务。
 
    元代熊梦祥《析津志》中描述“医小儿者,门首以木刻板作小儿”,“又有稳婆收生家,门首以大红纸糊篾筐大鞋一双为记”。又如某眼药铺所绘药品“眼药酸”的商标是:“一头戴皂色高冠,身穿橙色大袖长袍者,此人身前身后挂有成串的眼睛球,冠两侧亦各嵌一眼睛球,所戴冠前尚挑一个眼晴球,身挎一长方形袋囊,上面也绘一大眼睛球”。直到明清时期的北京眼药铺,悬挂的白木板上还是绘着几只人眼睛。
 
    还有一些串铃卖药的江湖郎中,一手持串铃摇动,一手持招牌,在民间流动行医,或设地摊卖药兼为人治病。为求人来买,有的郎中常持竹板敲打,并用嘴宣传,江淮地区称此为“卖嘴郎中”。除了做广告宣传促进自己经营的产品或服务外,古代商家的营销术还有很多,完全可与当下媲美。
 
    重视服务:武松在景阳冈酒店喝了三碗酒,老板不但不给他上酒了,还反复劝阻,提醒他酒不能多喝,不然过景阳冈时会有危险。这样为自己省钱的酒家,客人下回请客就来这了!另外,在服务上进门笑脸相迎,出门点头送行。这些敬客如神的作法,使众多顾客“如坐春风”,“宾至如归”,从而流连忘返、百顾不厌。
 
    免费赠送:林冲冒雪到一个村落小破酒家吃酒,老板看他是第一次光顾,便说道:“既是草料场看守大哥,且请少坐。天气寒冷,且酌三杯,权当接风。”随后,“店家切一盘熟牛肉,烫一壶热酒,请林冲吃”。瞅瞅,免费送酒,敞亮,下回还来。
 
    环境留人:不管是大酒楼,还是乡野小酒肆,都非常注重周边自然环境,基本上都是风景优美、风光绮丽。比如,《水浒传》第 38 回:“前面靠江有那琵琶亭酒馆,是唐朝白乐天古迹。我们去亭上酌三杯,就观江景则个”。临江观景,名人古迹,光这白乐天的名头,一盘青椒肉丝就值一百块钱。
 
   附庸风雅:经营者们深深懂得豪华的装饰,反映一个店铺的实力,于是店堂设计画柱雕梁,古色古香,金碧辉煌,极尽铺陈之能事,以迎合达官巨贾、贵妇名媛“以求高雅”的消费心理。
 
   《燕京杂记》中载:“京师市店,素讲局面,雕红刻翠,锦窗绣户。”有的店铺招牌高悬,入夜家家门口点起了五光十色的锦纱灯笼,把街面照得如同白昼。有的店铺摆挂商品宣传字画,张挂名人书画,附庸风雅。以此来升华店铺的品位与提高顾客的回头率。歌舞助兴:还有些茶肆、饭馆、酒店中特意安排有乐器演奏和评书为客人助兴。宋代京都杭州的面食店里,只要顾客一进店坐下,伙计立刻前来问顾客所需,“尽合诸客呼索指挥,不致错误”。
 
   还有啥节日促销、价格定位、暖场表演……这些都是老祖宗们玩剩下的。
 
 
   编辑点评 好酒也怕巷子深,我们的先人早就懂得广而告之的重要性。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