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44 篇
    文章评论:604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6052706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一条香烟 ——《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日期:2019-02-10]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作者:王水宝   阅读:252次[字体: ]

 
    檐下“滴答滴答”的雨声,揉碎了我的残梦,我再也睡不着了。梦中,我见到了金根,那辛酸的往事,不由翩然而至……

    金根,这位淳朴善良的农民,他是我当年下放翠竹岭时的房东,他没有什么嗜好,只是爱吸几根香烟。我下放的地方翠竹岭,是一个离县城较远的偏僻山区,买包纸烟很不方便,且也买不起,金根便在自己草房四周的空地上,垦垦挖挖种了点烟草。每当收烟叶时,金根总会捧着一张张黄灿灿的烟叶,慢慢地放到鼻子边嗅嗅,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烟叶一张一张地叠好,用长长的竹叉把烟叶叉到屋檐下,高高地挂起来。这时,金根的脸上,才会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在下放的日子里,每当我心情不爽或身体疲乏时,金根就会递过来一根卷好的喇叭烟,用慈祥的眼神望着我,亲昵地说:“抽根烟吧,比城里的纸烟更过瘾。也好解解闷气。”我吸着金根自产自销的喇叭烟,什么疲劳、烦恼都一股脑儿地随着袅袅的烟雾飘散了。后来,我能卷喇叭烟,还是在那个时候学
会的。

    那年,一股“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风,随着秋风秋雨,也刮进了翠竹岭,金根那一点点儿烟草地,也被作为“资本主义尾巴”给彻彻底底地割掉了。我清楚地记得,“割尾巴”后,金根呆呆地望着那惨遭屠戮的烟叶,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滚落在被污泥沾染了的烟叶上……金根受不了这痛苦的打击,他病倒了……一天,我带着托人从城里买来的一条香烟,推开了金根的房门,霎时一股十分难闻的烟味,直呛鼻子,我快步来到金根床边,只见金根瘦削萎黄的面颊上,长满了糟乱的胡子,夹在手指缝中的那一截喇叭烟正在冒着青烟,闻着那股刺鼻的烟味,我连忙打开装烟的塑料袋一看,天哪!袋里装的哪是烟叶,是晒干了的豆叶。我愕然了,心头一颤,鼻子一酸,两眼渐渐模糊起来,面对此情此景,我一句话也没说,将那条香烟,轻轻地放到了金根的枕头旁……

   时序如泥,春去秋来,在一个丹桂飘香的金秋时节,我以一种久客思归的心情,回到了阔别二十来年的第二故乡——翠竹岭,去探望金根。是啊,最撩人相思的,是故乡的山山水水,最牵惹人心的,是故乡的父老乡亲。一路上,青竹摇曳,野菊飘香,翻过了昔日留下我足迹的七里青青石板路,绕过了昔日亲自栽下的袅袅青竹林,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幢幢黑瓦白墙的新屋,掩映在绿树翠竹丛中,要不是那棵一围粗的银杏树,我几乎认不出旧时貌了,但我还是迷了路,因为我找不到金根的那间草房了。
 
    我正在东瞧西望,突然,一位老人伫立在我眼前,他眯起眼,上下打量着我,好一阵才惊喜地叫了起来:“嘿!这不是清水吗?哈哈,其实我早就看见你了,但怕认错,嘿,长高了。”几乎同时,我也认出了是金根。不过,应该喊他金根伯了。金根伯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欣喜地说: “嗨!你走后,我哪一天不在念叨你啊,你打喷嚏了么?”边说边拉着我往他家里走。我朝这位暌离几十年的老房东望了望,见他头发已全白了,几十年的漫长岁月,历尽了艰辛,那饱经风霜的脸上,虽然流露着一种无法抑制的喜悦神采,但终不免因光阴的流逝,已刻下了深深的皱纹……还没有到家门,金根伯就亮着嗓门叫开了:“他娘,稀客来了,快泡茶。”一到门口,我更感陌生了,赶忙用手揉了揉眼睛,一幢座北朝南的楼房,代替了昔日那间半砖半泥的草房。抬眼一望,那一扎扎油黄油黄的烟叶,高高地挂在屋檐下……金根伯看我正痴痴地望着屋檐下的烟叶,一边拉我进屋,一边风趣地说: “让它们暂时靠边站站吧,来,抽这个。”说着,金根伯递过来一支烟,我接过来一看,不是喇叭烟,嗨!而是一支“红双喜”牌的过滤嘴香烟。我们一边吸烟,一边相互问长问短,老人一改当年的沉默寡言,谈兴忒浓,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翠竹岭的变化……他兴奋地告诉我,党的富民政策,使他成了村里第一个烟草生产专业户。他边唠叨边殷勤地给我递烟、点烟:“抽啊,抽啊,当年连自家的喇叭烟都不让抽,如今,嘿,卖了烟叶买纸烟,尽管抽。”说着说着,金根伯又给我点燃了一根烟,憨直地说:“那年烟叶被铲掉了,我也病倒了,你怕我心里难过,给了我一条香烟。今天……来,抽,抽。”说着便爽朗地大笑起来,那几条曾流动过凄风苦雨的皱纹,也随之更加清晰,但此时流动着的是甜津津的蜜。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红双喜”烟,慢慢地品味着,然后,吐出一缕烟雾,那飘缭的烟味,清香扑鼻,使人兴奋,使人沉思……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