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353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7157296次
网站首页 >> 散文天地 >> 文章内容

大地物语 ——《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日期:2019-01-27]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七期  作者:孙成凤   阅读:443次[字体: ]
 
 

    麦子是唯一把整个生命都放逐在四季里的作物。天地玄黄,万物凋敝,它却像决然而去的侠客,偏执地走进田野,然后把自己埋进厚实的沃土,像婴儿回到慈母的怀中,安然入睡。


    深秋,地母接受了一粒又一粒的麦子,变得喜悦而忙碌,她乘着风,不知疲惫地从一片田野跑到另一片田野,给这个孩子掩一下被角,给那个孩子哺一滴奶汁,所有的孩子都喂养得白白胖胖,然后让他们伸出的第一条细细的小腿在自己的身上扎实,仿佛一根脐带,从此便有了母子的相互连接。此刻,静谧的田野沉寂而安详,如一位分娩将至的母亲仰身而卧,幸福地抿嘴而笑,接受秋季最后一缕阳光的爱抚。她等待着孕育了多日的孩子破土而出,然后让它们将在随之而来的初冬里完成第一步的成长,让它们用蓬勃的浓绿遮掩黄土,使大地变得一派葱绿。在幸福的阵痛中,地母伸展了一下腰肢,使田野更加旷远和丰腴了,刹那间,麦子顶着一粒晶莹的乳汗,带着淡淡的雌黄,訇然出世了,它鸟啄般的嫩芽刺向苍穹,在早来的第一场寒流中微微地打了个冷战,马上就变得不屈与坚强……

    也许,偏执的侠客注定是孤独的,也注定要经受冷嘲与热讽。在雪压冰冻中,没有人去到冷风肆虐的田野上去读麦子,人们只关心最末的收获,躲在暖和的屋子里念叨“丰年好大雪”,雪降得越大,把麦子压得越厚,他们愈快乐。麦子的伟大在于把别人的快乐当成自己的快乐。既然别人认为“丰年好大雪”,那就雪越大越好吧,我生来不就是为了“丰年”的吗?麦子在雪下寂寞而坐,享受剔透而圣洁的世界,像一位大思想者,读《庄子》:“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茫茫旷野只有麦子的独语,细得像一缕可以忽略不计的风。陪伴麦子的只有地母,她是麦子坚强的守护神,为麦子收藏哭泣的泪水,然后把泪水默然化成养料,放进让麦子吮吸的乳液里。历经雪压风欺的麦子加重了对生命的理解,当春光乍泄的时候,它就“春江水暖鸭先知”地让春风掸一掸紧贴大地的叶片,一次又一次做着深呼吸,准备向生命的极冲刺。它深知那来之不易的时令会悄然离去,于是,就一刻不停地让生命拔节再拔节。它依然是执倔地认为每拔一次节就会离生命的极致越近。它争先恐后地拔节不是炫耀生命,而是要完成生命。生命的意义在于成长的过程,它的辉煌是从一开始就铸造进生命里的。是的,麦子在天地玄黄中走进田野,也注定要在一片金黄中涅……

    把一粒饱满的麦子放在掌心,胚芽朝上,你说,它像不像一尊佛?麦子,一生都在笑。
 


    一缕风吹过来,玉米会摩肩抵脸也摆上一阵弄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了解玉米脾性的人会说它轻浮,装腔作势或故弄玄虚,就像那些嘘手嘘脚和好张扬的家伙。其实,玉米是非常务实的,从它长出第一片叶子起就从柔嫩的身躯上分孽出气根,然后把这些根深深地扎进土地。玉米的根部很有些像船上的锚,它把锚泊在田野的海洋里,让自己成为一
艘栉风沐雨的船。

    在平原上,在壮烈恢宏的夏季,玉米永远是一道风景。偌大的、整齐划一的玉米地总给人一种神圣与庄严的感觉,它很像军纪严明的队伍。它翘望的姿势会让感知生命奥秘的人流泪,因为这很容易让人想起英国哲学家詹姆士·里德的话:“尊重生命这一原则要求我们不管按什么方式生活,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尽力做到像人那样为人生活。”

    一群鸟从远处飞来,越飞越近,然后它们从玉米地的上空一掠而过,渐渐地消逝在天的尽头。这样的场面每天会重复多次,但玉米仰头望着它们,每一次都会沉思良久:特定的时间与时空,只会相交一次,印证的是生命的短促。如果生命不能得到及时的张扬,那么生命的意义何存?也许,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次顿悟中,玉米长出了缨,吐出了天花,结结实实地在腰间孕育出一个硕大的果实。

    玉米从种子落臼的那刻起,就是伴着雷声与雨声的,它是最热烈的季节的宠儿,但它知道自己的使命,因此未敢有片刻的懈怠与放纵,在雷声与雨声中它生长着,高举桅杆,张满船帆,并不失时机地在风雨中为自己鼓掌呐喊。它知道最热闹的大戏也会谢幕,再欢乐的锣鼓也会偃息,只有成长是最重要的,经不住热闹如同耐不住寂寞一样,只能让生命夭折或草草收场。

    天高云淡,雷声远遁,骤雨不再,玉米像历经沧桑的旅人,在秋天季节的殿堂捧出藏在腰间的珍宝。谁都知道,只有这粒粒金黄才是最真实的。
 


    即使在连绵的雨天,向日葵每天早晨也会把葵盘朝着太阳的方向,然后悄然转动颈项,走完一天的旅程。它那矜持的样子会惹得雨鞭惊慌失措,胡乱而猥琐地抽打在圆圆的葵盘上,并蛮横地发出噼啪之声。然而,向日葵毕竟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在万千雨鞭中它把脸颊举得更高了,仿佛它早就盼着来自天庭的一场酣畅的雨水冲刷身上的世俗的尘埃,使杆儿变得更壮、叶儿更肥、个子更高。也许,它就是应该以这样的姿势去迎接云开日出的,因为它是太阳的宠儿呀,当太阳缺席的时候,就该有太阳的风骨。

    农人说,种植向日葵是最省心的事了,阳春三月,不拘田埂地头、房前屋后,随便掘个土坑,甚至用不着浇水,只需将一粒种子掩在土里,几天之后就会有两片碧玉样的芽儿升出来,它弯着豆芽头儿,仿佛一位眷恋泥土的孩子,久久不愿抬起脸庞。正当农人为它的孱弱和羞惭的模样担心时,它仅仅借助几滴晶莹的露水滋润,在人们不经意间就窜到一人多高,然后攒足气力,从花蕊般的顶芯里,吐出一个圆圆的花苞,尔后愈展愈大,终于舒开一个太阳般的葵盘。葵盘大概是世上最大的花朵了,它又是那么的精致与美丽,周边是一层碧绿的花托,透着丰满的质感,让人想起玉腕上套着的祖母绿,往里一层是流苏般金黄的花瓣,它随风而颤如同女子额上好看的刘海,让人爱怜与遐思,再往里便是蜂巢样排列齐整的籽儿了,它们井然中透着使命与庄严,兀显种子的神圣与伟大。

    向日葵对太阳忠贞不渝的追求构成了有别于任何其它植物的独立品格。它不是盲从的,也绝对与趋炎附势无关,因为它负载着沉重的果实,它要对那些籽粒负责,即使把脖子拧得不成样子还是不改初衷,不辱使命。它懂得人言可畏,因此拒绝一切吹捧与张扬,总是在太阳落山之后,谦卑地垂下头颅,俯视脚下的大地,与生养自己的母亲喁喁独语。

    春华秋实,当拂面的金风莅临时,农人用锋利的镰刀收获向日葵的葵盘,它捧出的便是粒粒芳香。这时,爱思想的人类在唇齿留香之时终于发现了一个真理:只要追求阳光就一定会有阳光的芬芳。
 

    编辑点评  想象自然天成,地母孕育了一粒粒带着乳汗的麦子、玉米、向日葵……感恩大地,饱含深情!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