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41 篇
    文章评论:603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5749979次
网站首页 >> 小说星空 >> 文章内容

一 背起行囊 人生第一次背井离乡(续七)——《小西湖》总第十六期

[日期:2018-09-27]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六期  作者:向智力   阅读:291次[字体: ]

 
     我顺着灰尘蔽日和噪音贯耳的工地泥土路,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三滩沟的一个吊桥旁找到了报到的地点——二滩电站中、德联营体二标洞挖部办公室。

      经过了几句简单的对话后,一个老外开车送我到了将要工作的工地,一个三米多高的特大机器旁。
   
     这老外与正在这个工地上的老外交涉了几分钟后,走向我,说道:“He is your boss, you’ll stay hereand work for him.”(他就是你的老板,你将呆在这儿为他工作。)
    
     “Ok, Thank you!”(好,谢谢!)我忙点头。
     
      我被分配到的工地很特别,设备仅是一台特大的钻机,负责二滩电站电缆斜井、进风孔、排气孔和电梯井的钻孔工作,要求每口井的直径达到 2 米,深度从 80 米到 250 米不等。工地的旁边有一个又大又长的集装箱,里面装满了钻杆。每天 24 小时工作,3 个老外交替操作,机器整天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此工地是由德国 Universale Bao 公司负责,负责人是一个奥地利人,名叫 Clause Bernard,也就是我的老板。
 
      我主动和老板在噪音中开始了简单的招呼:“Hello!Good afternoon!Where do you come form?”(你好!下午好!你从哪儿来?)
 
      这哪里是在说话,完全是在吼叫,我用了生平最大的嗓门喊着。
 
      “Austria”。(奥地利)

      老板很亲切,走过来贴近我的耳朵说。

      由于噪音实在太大,无法交谈下去,我只好站在一旁,等候老板的发话。

     我曾是搞旅游工作的,心想,既然是翻译,就应该像服务员对待顾客一样,要把老外作为服务对象。
 
     “顾客就是上帝,如何让顾客满意,肯定你的价值。”这就是我应该思考并且去做的,我想,要对得起每月 1500 元人民币嘛!

      下午三点,工地上来了一个高个子老外,身高1.93 米,体重至少有 120 公斤。他的出现,让我瞪大眼睛,第一次看到这么高大的老外!

     老板主动向我介绍:“This is Mr Manfred, he isalso from Austria.”(这是曼弗雷德先生,也是来自奥地利)

    “How do you do?”(你好!) 我主动伸出手,向他问好。

     高个子老外也伸出他那粗大的手招呼:“Howdo you do?”(你好!)

     也许,老板有其他要紧事情,只跟高个子老外简单地交接了一下工作,便匆匆带着我和驾驶员离开了工地,回到吊桥旁的洞挖部办公室。

     还没来得及下车,老板就派司机把我送到二标后勤部去办理住房手续。

     联营体职员营地还没修好,我暂时住进了职工营地。

     办完住房手续,安排好住房后,主管后勤的翻译还发了一本餐票给我。

     我这才知道,在联营体工作,不但包住,还包吃。心里涌出掩饰不住的兴奋。

     我情不自禁地盘算起来:在老家的单位,工资一般是 200 元左右,加上妻子在家里做生意,起早贪黑的,五通、乐山到处去进货,总共收入也不过800 元左右;在这里,我每月能净挣 1500 元工资,也就是说,每月自留 200 元作为正常开销费用,还可寄给家里 1300 元;这样一来,一年就可以还清全部债务,兴许还会有一些积蓄。

     心里忽然找到了平衡,我下定决心“自我服刑”两年,挣点钱回家。

     领了床上用品,到指定的房间把床整理好后回到工地,已经是下班时间。

     我照老板的要求安排好工人的交接工作,向老板道别后乘工地大客车回到营地,拿着饭盒,去领取我在二滩联营体的第一顿晚餐。中方营地的所有工作都是刚开始,工人的营地建在山顶上。营地建筑的下方,开出很大一个坝子。在临时搭建的餐棚里,已聚集了很多人,排着长长的队。我耐心地等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取到了我在二滩的第一餐饭。
 
     看到饭盒里面的饭菜,心里不禁一酸,真正感觉到了一首歌所唱的: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点油。
 
      本来十分饥饿,却食欲大减,无奈地端着饭盒、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地,艰难地咽下几口饭,便躺在了床上。
 
      我所住的房间为六人间,事实上住了八人,床位是上下铺。因为有两个工人的亲戚没有找到工作,暂住这里。
 
      每天下班后,工人们也开始自由生活,狂喝、狂闹,折腾到半夜。我呢,心事重重,再加上年龄比他们大,就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现实的境遇,再加上对家人的思念,泪水不自觉沿着面颊流淌下去……

     这就是我刚刚开始的二滩生活。

     如火如荼的水电建设工地,流行着“二滩十八怪”的打油诗,听起来还挺押韵,我便记住了些——
 

不买炒菜买煮菜,

打工不用带铺盖,

不怕领导怕老外,

不懂语言谈恋爱,

女人不拴裤腰带……
 

编辑点评 流水一样清淡的生活,却并非“流水账”的文章,这就是功力。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