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252 篇
    文章评论:603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6142950次
网站首页 >> 传统文化 >> 灯 谜 >> 文章内容

佑君中学教职工姓名谜鉴赏——《小西湖》总第十六期

[日期:2018-05-18]   来源:《小西湖》总第十六期  作者:冷怀清   阅读:807次[字体: ]

谜迷人

 
 
佑中大帅哥谜面:花前看望意中人(谜目:学校大帅哥一)谜底:张茵
 
     赏析:这主要是一则拆字谜:“花前”(“ 花”字的前面)形扣“艹”,“看望”意扣“张”(张,有看和望的意思)。“意中”指“意”字的中间“曰”“意中人”就是在“曰”字加“人”字构成“茵”。 合起来,该谜谜底便浮出水面——张茵。(现佑君中学“大帅哥”党支部书记,原校长)谜目中的“大帅哥”既是张茵校长高大英俊的真实风采写照,也可在灯谜上别解:张校长在工作上是把握大局,带领佑中打拼江山,不断开创的“大帅”,名副其实;同时,生活中的张校待人亲切,为人随和,是老师们的知心人,“意中人”,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茵哥”;工作生活两结合,谜目就顺势定为“学校大帅哥一”。谜者,迷人也。

    谜作灵感来源于佑君中学真实生活场景。张茵校长,长年亲临一线,率先垂范。张老师深谙教育教学艺术,他对学生一片深情,全心投入,和同学们亲密无间;他的弟子们,这些祖国的花朵们,亲其师,信其道,爱其课,敬其人。

场景一:

    笔者在四月的一天,看见七年级四班刘玄同学(这孩子小时患病留下了后遗症)手持鲜花在综合楼到处找寻张校长,问其原因,刘玄非常严肃地说:“张校长对我很关心,帮助我很多,我要把这花送给他。”

场景二:

    张茵校长每节课提前进教室,课后身旁还经常围着一大群弟子问这问那。那天恰巧笔者又看见张校长在校园花坛前给一帮孩子讲化学,那师生专注研讨的情形和正在怒放的花儿们合成一道温馨迷人的画面。
 
    该谜自然成文,语义双关,既是美丽校园生活的如实再现,也是佑中师生民主和谐,亲密无间的含蓄体现。
 
    谨以此谜向张茵校长为首的有着教育大智慧大爱的佑中人致敬!
 

佑君中学,英俊如舟

谜面:一见若倾城 (谜目:学校大帅哥一)

谜底:张俊如

谜面:小小竹排江中游(谜目:学校大帅哥一)

谜底:易舟
 
     “一见若倾城”(学校教职工一)谜底,张俊如一个“见”字扣张;“若”好像,如同的意思;扣“如”;“倾城”,多指容貌俊美,扣“俊”;想想俊如校长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也是不折不扣的帅哥,作为乐山市名师,教育教学风采照人,确配这条谜。
 
     “小小竹排江中游”(学校教职工一) 谜底:易舟。恭喜谜家海东猜中。恭喜大雷猜中。此谜来自音乐课堂飘出《闪闪的红星》插曲,当中恰好有这么一句歌词可以涉及正给孩子们上音乐课的易舟校长。“易”,改动,移动的意思。竹排扣“舟”。连起来,就是易舟。想想《闪闪的红星》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再想想易帅满腔热忱的作风,就将就成谜吧。

 
    这两天的灯谜串起来,无意间刚好涉及了佑中班子的三个成员哈, “英(茵)/ 俊如 / 舟”!佑君中学,作为五通桥区教育局直属学校,扬帆领航,成绩瞩目,确实“英俊如舟”,我们有理由坚信:佑君中学这艘大船,乘风破浪,走势稳健,前程美好。愿亲们紧密团结在伟大光辉的佑君旗帜下,同舟共济,愉快前行。

    英雄旗下,济济一堂,枕戈待发;小西湖上,佑君中学,茵(英)俊如舟——长风万里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资料链接

五通桥区佑君中学:2017 年中考重高上线全区第一
 
    佑君中学 2017 年中考参考 217 人,重高上线人数 123 人,重高上线率 57%。一般高中上线 52人,一般高中及以上的上线率 80.6%。全年级进入全区前 10 名的 5 人,进入全区前 30 名 11 人,进入全区前 100 名 29 人,其中黄予乐夺得全区中考状元,卢佳尧取得全区第二名的好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佑君中学 2017 届学生刚刚进入初中时的入口(六年级毕业时)成绩仅居全区第 7名,经过该年级所有老师的共同努力和三年的无私奉献,再加上年级“精英组”的动态规范管理,使该年级在 2017 年中考中成为全五通桥区唯一一所重高上线超百人的学校,无论上线总人数,还是上线率均居全区第一名。

听课随笔

    张茵书记是德高望重的校长,操心学校管理的同时一直没有离开过化学课堂。当我一表达听课愿望的时候,他正端着实验用具一边往教室走一边和两女生兴致勃勃聊化学,这被佑中人亲切称作“茵哥”的张校爽朗地一口答应:你来就是。赶到教室时,这老师早已在黑板左侧工整写下一串分子式和方程式了。张校惜时如金,早早聚齐众徒,朗声开讲。开篇即道“上节课我们的实验失败了,这次谁来做”立即便有前面一小伙子乐呵呵跑上去了。随着,吸管液滴落进试管,一抹红晕逐渐散开,老师一边领着看,一边纠正,一边讲解。他的课如长者话家常,温暖中有不可置否的力量,严厉里不乏友善亲昵,狡黠玩笑中满是智慧。这高大英武的帅哥声如洪钟却丝毫不刺耳,略带沙哑的磁性动听,或一字一顿,或连续紧促,或突然加重变急,错落有致,连绵起伏,宛若易舟校长奏出的提琴乐音。张校目光炯炯,时而威严无比令人不敢直视,时而笑意粲然不可捉摸,时而架上眼镜瞅瞟书页顿显慈祥的温度。整个课举重若轻,不疾不徐,张弛不定,学生却从实验到书到练习册,忙得不亦乐乎:时而被老师催促嗔怪着翻页纠错,时而上台配平方程式,时而抠着脑袋去反应老师突然提出的疑问。整个教学讲解清晰,印象深刻,内容涵盖量大,牵涉面广,却也从容不迫有条不紊。教材、生活、考题紧密相依,水乳交融,不知不觉间一节课已临近尾声。孩子们正兴趣盎然地聆听他为下节课甩下的包袱“信不信这道题你们管保出错……你们说究竟是什么色?”在一片热情的猜测喧闹中,张校和我走出了教室,沿途仍有不少的学生追着和他酸啊盐啊唠起来。那么一节课,那些离我近 20 年的化学东东在老师的讲解中怎么就一下子变得那般熟悉亲切,陆陆续续又鲜活地回到眼前——说实话,我直到现在敲键盘还沉浸在那种轻松愉悦的享受中。我很少听见这种理科课堂中居然有茶馆的气氛,严密的逻辑中还能有乐感的或驻或跃或走或奔,有评书的味道,有不断的笑声,当然,还有质量上骄人的数据……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