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总数:7435 篇
    文章评论:606 条
    注册用户:84 名
    点击总数:8019782次
网站首页 >> 文友谈小西湖 >> 文章内容

著名作家高缨老师的一封信——《小西湖》总第六期

[日期:2013-09-24]   来源:《小西湖》总第六期  作者:高 缨   阅读:1596次[字体: ]

        著名作家高缨老师的一封信

 

熊华英同志:

 

                         你好!

 

《小西湖》第四期(总第五期)收到多日了,谢谢!

 

 我正在病中,心脑血管的病不可逆转,整日昏眩,眼底黄斑病变使我目力极弱,阅读基本停顿,更不要说写什么作品了。在此情况下,我却逐篇读完了你们的刊物,这是由于我对五通桥,对五通桥的旧友新知的感情所驱动,也是为你们积极地锲而不舍地办好刊物的精神所感动而尽力为之的。

 

我想把自己阅读你们刊物的感想和意见告诉你,也只能是随意写下来,没有条理,也没有深度,请你们当为一个读者的反映罢了。

 

《小西湖》文风颇正派,没有低俗媚俗的气味,更不像那些荒唐的“地摊文学”,而刊登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却又生动活泼。刊物既描写了一些先进的人物,又注意揭示社会生活中的一些阴暗面;既书写了故乡的美丽山河,建设成就,也反映了弱势群体的艰难困顿;既宣扬革命的传统精神,又表现青年一代的青春意志。刊物也显示出你们的创作热情很高,从七八十岁的老同志到十来岁的中学生,可以说老、中、青、少四代人都来投稿。这也可以说,你们为五通桥的文化繁荣起了很好的作用,你们也为广大业余作者和文学爱好者开辟了一块精神绿地。更突出的是你们发动了好些中小学教师,写自己,写长辈,写同事,很真实也很感人。教师是科学文化的传播者,有的本身就是先进文化的承载者,他们有很大的文学潜力,你们依靠了教师,这实在太好了。

 

你们在五通桥区委、区政府的关怀下,依靠自己所团结的文学爱好者,艰难地自筹极为微薄的财力,办了五期文学刊物,实在是太不容易,令我非常感动和敬佩!

当然,刊物办得并不是十全十美,主要是质量还不够高,反映社会生活还欠缺深度,形式上(即文字语言、章法结构等)还不够精彩,有的文章粗率缺乏认真地加工修改,还有些不必要的应景文章,表态文章。总之,文学的品位还不高。但是,这一切并非唾手可得,需要今后长期的努力。我这里仅仅是提出一个希望罢了。

 

希望你们继续努力,把六期、七期办得更好,使更多的作家在这里显示自己的才华。

 

争取领导支持固然很重要,但自力更生,坚持民间办刊,争取社会的一些资助(或收取一点成本费),坚持下去并千方百计办好,最终被五通桥和更大范围内的读者承认。

 

你们需要更明确《小西湖》的读者群在那里,作者群在那里,然后定好自己的位置,锁定自己更多的读者对象。

 

你们需要认真研究一下,为什么像《读者》、《作家文摘》、《龙门阵》等刊物,拥有那么多的读者,什么缘故使他们刊物走向了市场而又坚守了自己的品格?当然,我不是说《小西湖》应该得到那么高的水平。“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即此意。

 

顺便提一下对几篇文章的的看法,随意者言,闻者不必认真。

①、《社区主任》:选材好,既颂扬了为民终日操劳、爱心满腔的社区干部,又如实地反映了民间疾苦,读后令人感动。这个深入社会的写作方式很好。但全文铺陈过多,没有挑选最动人的地方细写;写的人物缺乏内心情感,美中不足。

 

②、《70年代,有这么一群老师》、《漫饮闲吟慰诗心》、《遥远的思念》、《父亲》,这几篇写教师的生活作品都写得真实、感人,有自己的真切感受,有血有泪。我为之叫好!

 

③、《最后的家当》,作为一篇小小说,不仅反映底层生活,写了一个人物,而且给人以信心和困惑中前进的力量。

 

④、《野菊花的微笑》,好!一篇美文,令人感到人间的温馨。

 

⑤、《请蹲下和孩子说话》,很实际,是对成年人非常必要的箴言。

 

⑥、《回首已是百年身》,文中提到不能忘记罪恶的“文革”,不忘民族的大灾难,反对“健忘症”,非常必要。以后还可以多写一点《文革》的回顾反思。

 

⑦、《香魂流芳》,关于烈士的身世、经历、情操等真实文字,今后还要继续努力才好。最好与文史办合作,写成一本信史,传给后世。我过去写的《丁佑君之歌》(1951年)和《丁佑君》(1958年),都是带有虚构性的文学作品。作为信史是不行的。熊焱此文甚实在,但题名不好,“香魂”之类的称赞,似乎有些俗气,请考虑改一改。

 

⑧、《我的三班》,读后叫我情绪激动,真喜欢这位可敬的老师的朝气蓬勃的“三班”学生们。这样教学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我希望能继续写出一代新人的成长。真好!

 

写到这里,我已体力不支,眼前更是一团迷雾,字迹也潦草了。言语也紊乱了。其它文章各有千秋,我不必一一谈及。至于诗,作品较多,热情也高。两首学生的诗,清新可爱。诗的问题谈起来就太多了,我不想多谈了。总之,今后一半旧体,一半新诗为妥。提倡一种既深厚又清新,既含蓄又晓畅的新诗。

 

好了,就到此为止了。

 

文字紊乱,但字里行间,你可以看出我对你们的深厚友情和殷切希望。

 

不要刊登,妄占刊物的地盘,只可在朋友们中间谈谈、交流一下感想。

 

祝安好,创作丰收!

                        高 缨

 

                     20101214

                       于锦水之滨

 

随函寄上1000元,作为我对《小西湖》办刊做些微小资助。请务必收下,不要宣扬,更不要说“感激”之类的话,那会令我心烦。

 

 

名家简介:

 

高缨著名作家。曾任全国作协委员、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出版小说、诗歌集二十余部。1952年在西昌工作时创作并出版了诗作《丁佑君之歌》,1957年出版了第二部叙事长诗《丁佑君》。1985年写下了脍炙人口名篇《她永远十九岁》,1984年他率先倡议建立“丁佑君烈士纪念馆”,并首先捐出自己的稿费。50多年来,他不遗余力地把丁佑君烈士的事迹宣传到全国,传播于世。

 

编辑说明:

 

1、佑君镇原称河西,古为香城镇,曾是盐源县盐中分县驻地,1984年为缅怀英烈丁佑君而改名佑君镇。本篇名中的“香”指“香城”和年轻的丁佑君。为避免误解,以后改篇名为“英魂留芳”。

 

2、此信在2010年寒假只局限在部分文友中传阅。本区内外许多文友来电,希望能一睹文学前辈高缨老师的文字教诲(现在,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啊!)无奈之下,只好将原文刊登在本期《小西湖》文学上了,不当之处,敬请高老谅解!。

相关评论
热门阅读